盐业改革“花开”:市场化推力已渐形成

阅读次数:3034 发布日期:2019-11-15 08:06:52


满面笑容

海藻盐、枸杞盐、护发盐、水晶盐灯、盐花...中国的盐业曾经被指责为“改革,连一袋盐都不能换”,经过两年半的改革,市场上“百花齐放”。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尚超,消费者可以从不同地区和品牌购买更多种类的盐产品。一些盐业企业建立了自己的品牌,销售范围不断扩大,销量也有了很大提高。同时,建立了新的专门的食盐监管机制。

然而,在过去垄断和政企一体化的体制下,生产企业缺乏活力,效率低下,消费者对盐产品的选择有限。各级盐业公司都利用这一制度的优势获得巨大利益,包括腐败等问题。

在层层利益纠纷下,反对盐业的改革者以食盐安全和确保碘化为由推迟了改革。然而,业内人士表示,相关部门应监督质量标准。盐可以像油、酱油和醋一样完全放开。

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司第二轻工业司前司长崔桂玲告诉《中国商报》,盐应该像其他食品一样完全自由化。由于食盐垄断尚未完全放开,原有的利益集团仍在争夺利益,一些地方改革措施无法到位。

在一些地区,跨区域行动仍然存在障碍。外国盐业公司的盐也将被没收,并以各种名义受到惩罚,从而妨碍了它们的正常运作。经过对四川省的调查,国家盐业体制改革评估研究小组指出,进一步市场化开放是大势所趋,盐业体制改革的方向必须坚定不移。

盐业改革的影响

盐业改革后,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纺织部门副主任陈平表示,其他省份的盐可以以自己的品牌进入湖北市场,而此前只有云和盐可以在该省销售。超市货架上出现了各种盐,如海盐、湖盐和井矿盐,还有功能性营养盐,如海藻盐、低钠盐、铁碘盐、枸杞盐、沐浴保健盐,如足浴盐和护发盐,还有观赏盐,如水晶盐灯和盐花。不同类型和规格的盐的价格从不到一元到几十元不等。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官方网站信息显示,2017年1月1日食盐价格完全公布后,全国食盐价格基本稳定,部分食盐品种价格稳定,略有下降。

“原定点制盐企业是国家统一收购价格,一般是每吨2000元。这是收购中盐集团(后更名为中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盐”)时的价格,然后通过各级盐业公司的流通,价格最终会翻番。”邹家来律师表示,消费者购买盐的价格已经下降,改革的红利已经交给普通百姓,盐的流通已经减少和加快。

邹家来自2001年以来一直在处理食盐案件。他说,对于生产企业来说,他们不再受“计划”的限制,可以自己决定生产、销售和定价,从而增加了他们的生产热情。一些落后企业被淘汰后,有能力的企业可以扩大规模,增加销售利润。

这些变化得益于2016年的盐业改革计划。今年4月22日,国务院发布了《盐业体制改革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该计划指出,将继续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并将在此基础上进行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

改革和完善了食盐专营制度,即定点生产和批发食盐的专营制度。它还表示将不再批准增加指定的盐生产企业,确保企业数量不会增加而是减少,鼓励盐企业的产销一体化,并允许社会资本与现有的指定生产企业进行合作。该计划还放开了盐的价格。食盐的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可由企业自行决定。

这项改革最重要的措施是取消食盐批发企业的行政职能。对食盐生产和批发的地区限制将被取消。前者将改变地方盐务局和盐业公司“政企结合”的局面。石家庄一家主要生产工业盐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2017年后,石家庄工业盐和食盐的销售基本可以正常进行,而此前销售的工业盐已经被多次无故扣留。

取消地区限制将允许各地居民在购买盐时选择更多种类的盐。生产企业的盐不能再只卖给指定的批发企业。生产企业可以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自主确定生产和销售数量,建立销售渠道,用自己的品牌进行跨区域经营,实现生产和销售的一体化。批发企业不限于指定范围内的销售。省级食盐批发企业可以跨省经营,省级以下可以在省内经营。

孝感严光华源制盐有限公司(益阳堂)是湖北省指定的制盐企业。益阳堂河北分公司业务经理郭鲍晓告诉记者,2016年盐业改革后,公司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扩张。“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并委托第三方物流在河北直接销售给尚超、食堂、酒店等。”没有中间环节,价格更有竞争力。

2014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废止该部门曾经制定的《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认为这是取消食盐专营制度,但实际上这只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该部门无效法规的清理。然而,这一举措也让公众重新审视了经过几次改革后仍未进行的盐业改革。

改革15年

"当时,我们在基层做了调查,发现食盐专营存在许多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司第二轻工业处处长崔桂玲(Cui Guiling)告诉记者,因为盐的价格是固定的,不能给出高质量和好价格,生产企业没有动力提高产品质量。

崔桂玲说:“当时,天津的一家企业拥有非常好的设备。然而,如果盐做得好,只要它符合最低的国家标准,成本就会上升,价格不会改变,也不再使用。生产企业生产和调拨的食盐量完全由盐业公司决定。一些生产企业从中盐管理局和盐业公司中获利甚少。”

自2001年以来的十年里,国家已经六次尝试改革盐业。在此期间,经过多次调查,改革计划已经形成,但由于种种原因,改革一再搁浅。

2002年5月,国家经贸委发布《关于盐业管理职能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要求国家盐业公司按照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将政府职能与企业职能分开,加强企业管理。同时,各级盐业公司也应努力将政府职能与企业职能分开。

此后,有关部门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食盐专卖卫生防线引信万代”,被业界视为对改革的对抗。在改革中,类似的文章时有发表。

2002年5月,国家计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食盐管理计划,严格执行专营政策的通知》,明确指出年度食盐计划和分配调拨计划由国务院计划行政主管部门编制下达,现行食盐计划编制程序和方法应继续坚持。他还指出,中盐集团应认真组织实施并监督所有产销企业严格执行计划。

迄今为止,第一次盐业改革以失败告终。此后,盐业改革了三次,但都没有发生。在2005年第四次盐业改革中,国务院首次明确提出要研究制定盐业体制改革方案。2007年,盐业体制改革研究小组完成了《中国盐业体制改革研究报告》初稿,并提出了在盐垄断政策不变的情况下,将地方盐业分支机构的行政权力和销售权力分离等改革措施。然而,由于2008年国务院多数人制的改革,盐业体制的改革再次宣告结束。

第五次食盐改革始于2009年,盐业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确定了五项改革内容,包括:取消食盐专营管理制度,即取消食盐生产、运输和批发许可证制度,取消食盐生产和销售的强制性计划,取消批发和出厂价管理,取消非食用盐运输和销售的控制;推进政企分开,理顺盐业管理体制等。还建议从2010年开始,安排两年作为过渡期。

中国盐业协会主席董志华公开表示,由于各种原因,这些计划已经停止。中国盐业协会做了大量工作,暂时停止了盐业体制改革小组在2009年提出的计划,从而为盐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如果立即取消食盐专营,大量员工将失业,而有建制的老工人八年后基本达到退休年龄,食盐改革可以实现平稳过渡。董志华是中国盐业集团的董事长。

2011年4月,盐业改革第六次提出。当时,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的盐业改革研究小组提出,盐业垄断制度改革是中国盐业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研究小组认为食盐碘化不等于食盐垄断。垄断是一种高度垄断的管理体制,导致了经营效率低下、垄断引发的腐败、产销矛盾突出等问题。盐垄断价格昂贵,并计划采取“三步走”的改革策略。然而,2011年3月日本地震导致核电站爆炸,引发核泄漏。在中国,有一场“抢盐”风暴。许多地方出现了食盐短缺,盐业改革再次暂停。

“事实上,盐并不短缺。盐只占中国盐消费的一小部分。”崔桂玲说,大量的盐堆积在生产企业的仓库里。由于盐只能通过盐业公司出售,市场上的盐不能很快供应。盐的短缺实际上是由人类造成的。

盐业公司经常提到需要确保盐的碘化和盐的安全,以阻止改革的推进。业内人士表示,盐的生产过程非常简单,碘盐的成本不高。此外,盐可以像“木柴、大米、酱油、醋”等食物一样完全释放出来,其生产、质量和安全将受到相应部门的监督。

“计划”下的食盐

盐专卖制度出现在春秋时期,并延续至今。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大陆的盐业也实行特许经营制度。据官方网站介绍,中国盐业总公司成立于1950年,后来与国家盐务局同地办公。1988年,国务院取消了盐务总局,授权中国盐业总公司管理盐业,成为一家行政性公司。历史上的“政企一体化”也可能为该行业在改革中积累的弊端和困难奠定基础。

20世纪90年代,盐业法规得到了改善。1990年和1996年分别颁布了《盐业管理条例》和《食盐专营办法》。1995年,国家计委、经贸委发布了《关于完善工业盐供销和价格管理办法的通知》(1872号文件),明确规定取消现行工业盐运输许可证和印章制度。这意味着工业盐市场将自由化。

从那以后的十年里,工业盐自由化的实施一直不尽如人意,重要原因是工业盐的覆盖范围。北京物资学院副院长刘永生等人在2018年发表的盐业改革论文中提到,在政企分开的情况下,政府将为企业服务,扩大特许经营。许多地方的盐业公司不仅专营漂染、制革、制冰和冷藏等工业用盐,还将其特许经营范围扩大到海盐、浴盐等。

《食盐专营办法》规定,年度食盐生产计划由国务院计划行政主管部门下达。事实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计划部门已经将这一权力下放给中国盐业总公司。因此,中国食盐有了国家食盐的年度生产计划。盐矿生产多少盐以及盐被分配到哪个省份,都需要中国盐的分配。这背后的利益寻租问题在业内早已不是秘密。

盐在中国的部署在行业中也被称为“开发票”。中盐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从盐矿购买盐,然后卖给当地的盐业公司。这种买卖实际上只反映在账单上。当当地的盐业公司收到中国盐的账单时,他们经常直接从盐矿里提取盐。各级盐业公司易手后,盐的价格翻了几倍。

最终,中盐成为名义上的独家话题。然而,制盐行业的内部人士曾说,“事实上,制盐行业的盐不能进入很多地方。”很多时候,人们所说的“盐业公司”实际上是所在地省级SASAC管理下的地方国有企业,这些企业和中盐除了名义上的业务指导之外,不受中盐的控制。

从广东盐业腐败案可以看出政企分开导致的腐败。2009年6月,广东盐业总公司前董事长沈志强因涉嫌受贿被移送检察院。沈志强的行贿受贿只是广东盐业总公司腐败窝点的一个角落,涉案人员众多,违法违纪问题大多是受贿。当时,媒体认为这是盐业“政企一体化”管理体制深层缺陷的体现。

在上述腐败案件中,以东莞盐业公司前副总经理夏光海为例。利用职务之便谋利有两种方式:一是与盐政执法人员勾结,为非法贩运私盐的盐商提供保护;二是利用选择性执法支持个体商人垄断的食盐配送市场。除了盐业公司之外,雨伞还由来自交通、公安等系统的罪犯提供。

盐业企业与基层盐务局之间的纠纷更加多样。当地盐务局没收了当地盐业公司未批发的盐,原因是销售私盐或没有任何理由销售假盐。盐业公司和盐务局“有两个品牌和一个团队”,牢牢控制着当地盐的流通。如果他们想进入当地市场,必须由当地的盐业公司处理。

政企分开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言人孟伟在2017年5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盐业改革后仍然存在地方保护主义。一些地方盐务局设置行政壁垒,阻止外国盐进入当地市场,甚至一些地方盐务局发布公开文件保护当地。

孟伟在上述会议上表示,食盐跨区域经营的主要障碍是一些地方盐务局和盐业公司没有将政府职能与企业职能分开,盐业公司为了自身的商业利益设置行政壁垒。这种现象仍然存在。

益阳堂河北分公司业务经理郭鲍晓表示,在河北的一些市县,仍然存在检查和扣留外盐的现象。执法人员来自原盐业公司,“一些外国盐业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仍将被封锁”。在一些小型零售店,如果货架上有这种外来盐,也会受到干扰。

邹家来还告诉记者,盐业改革后,由于对地方政策的不同解读以及政企分离不彻底,这种现象仍时有发生。

2016年《规划》已经指出,食盐批发企业应当被剥夺行政职能,应当创造条件,将食盐质量安全管理和监督职能移交给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或市场监管部门。

此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工业和信息化部先后发布了两份文件,要求各地将盐业主管机构与盐业批发企业分开,明确政企分开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并将盐的质量安全管理和监督职能移交给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或市场监管部门。

如何安排盐政执法部门的人员因省而异。邹家来介绍说,盐务局盐务处(分局)的一些前官员已被纳入公务员队伍。如果机构不足,他们将作为独立的执法小组或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执法部门被纳入职业机构。江苏、福建等。采取了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即购买了盐务管理人员和盐务管理执法人员,成为市场监督管理的协调人,由政府买单。原因是执法职能已经转移到市场监督管理局,但他们不熟悉相关业务,所以使用原盐务局的执法人员作为协调员。一些省份还保留了盐务局的品牌名称,并将其列入经济和信息技术委员会,如四川省。

以江苏省为例。在政府职能与盐业公司职能分离后,省经济和信息技术委员会是该省的盐业部门。食盐安全和碘化标准等具体问题移交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省卫生计生委等部门管理。

江苏省的改革计划还指出,今后一段时间,盐安全监管形势将十分严峻,建立新的专业化监管体系需要时间。现有盐业行政执法人员的稳定性将直接影响盐业安全与专业化监管体系的衔接。因此,省财政将从现有的盐政执法人员中挑选约300人,协助开展盐政安全相关执法工作。

在山东省盐业监管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中,各级盐业公司的行政职能被剥离,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成为盐业安全质量监督部门。从事盐业行政执法的企业人员可以选择留在盐业公司或者继续从事盐业行政执法相关工作。

邹家来表示,虽然改革后政府和企业已经分离,但在一些地方,原盐业管理人员实际上是盐业监管和执法的主体,“他们仍然去原盐业管理机构,所以他们仍然去盐业公司。”在执法过程中,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盐业公司的影响。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分离并不完全。最初的盐业公司仍在争夺最初的利益。

2019年7月,国家盐业体制改革评估研究小组在四川省进行了一项调查。该研究小组表示,四川盐业改革已取得初步成果,但跨区域运行仍存在障碍。不同的监管部门对相关法律法规有不同的解释。国家有关部门要进一步加强盐垄断执法标准的统一和监督,营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研究小组还指出,进一步开放市场是大势所趋,盐业体制改革的方向必须坚定不移。

崔桂玲表示,如果盐业垄断完全解除,原来的盐业公司将不再有很大的好处。政企分开后,原有盐业管理人员的干预将不复存在,许多问题将迎刃而解。

资料来源:中国商业网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生肖app 湖北快三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投注